周小川: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资讯研究 > 投资视点 > 正文

时间:2017-11-06
0

    央行网站4日刊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题为《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的署名文章。周小川表示,防止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是金融工作的永恒主题。总体看,我国金融形势是好的,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在国内外多重因素压力下,风险点多面广,呈现隐蔽性、复杂性、突发性、传染性、危害性特点,结构失衡问题突出,违法违规乱象丛生,潜在风险和隐患正在积累,脆弱性明显上升,既要防止“黑天鹅”事件发生,也要防止“灰犀牛”风险发生。


  周小川说,一是宏观层面金融高杠杆率和流动性风险。高杠杆是宏观金融脆弱性总根源,在实体部门体现为过度负债,在金融领域体现为信用过快扩张。二是微观层面金融机构信用风险。近年来,不良贷款有所上升,侵蚀银行业资本金和风险抵御能力。债券市场信用违约事件明显增加,债券发行量有所下降。信用风险在相当大程度上影响社会甚至海外对我金融体系健康性信心。三是跨市场跨业态跨区域影子银行和违法犯罪风险。一些金融机构和企业利用监管空白或缺陷“打擦边球”,套利行为严重。理财业务多层嵌套,资产负债期限错配,存在隐性刚性兑付,责权利扭曲。各类金融控股公司快速发展,部分实业企业热衷投资金融业,通过内幕交易、关联交易等赚快钱。部分互联网企业以普惠金融为名,行庞氏骗局之实,线上线下非法集资多发,交易场所乱批滥设,极易诱发跨区域群体性事件。少数金融“大鳄”与握有审批权监管权的“内鬼”合谋,火中取栗,实施利益输送,个别监管干部被监管对象俘获,金融投资者消费者权益保护尚不到位。


    周小川表示,需科学分析金融风险成因。具体而言,当前金融风险隐患是实体经济结构性失衡和逆周期调控能力、金融企业治理和金融业对外开放程度不足以及监管体制机制缺陷的镜像反映。一是宏观调控和金融监管体制问题引致风险系统性。二是治理和开放机制缺陷引致风险易发多发性。


  周小川认为,防控金融风险要立足于标本兼治、主动攻防和积极应对兼备。科学防控风险,处理好治标和治本辩证关系,要把握四个基本原则:一是回归本源,服从服务于经济社会发展,避免金融脱实向虚和自我循环滋生、放大和扩散风险。二是优化结构,完善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金融产品体系,夯实防控风险微观基础。三是强化监管,提高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将金融风险对经济社会冲击降至最低。四是市场导向,发挥市场在金融资源配置中决定性作用,减少各种干预对市场机制扭曲。


  周小川说,坚持问题导向,推进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改革开放。一是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要严把市场准入关,加强金融机构股东资质管理,防止利益输送、内部交易、干预金融机构经营等行为。建立健全金融控股公司规制和监管,严格限制和规范非金融企业投资金融机构,从制度上隔离实业板块和金融板块。推进金融机构公司治理改革,切实承担起风险管理、遏制大案要案滋生的主体责任。


  二是深化金融市场改革,优化社会融资结构。积极有序发展股权融资,稳步提高直接融资比重。拓展多层次、多元化、互补型股权融资渠道,改革股票发行制度,减少市场价格(指数)干预,从根上消除利益输送和腐败滋生土壤。加强对中小投资者权益的保护,完善市场化并购重组机制。用好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利器,发展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等多元化投资主体,切实帮助企业降低杠杆率,推动“僵尸企业”市场出清。积极发展债券市场,扩大债券融资规模,丰富债券市场品种,统一监管标准,更好满足不同企业发债融资需求。深化市场互联互通,完善金融基础设施。拓展保险市场风险保障功能,引导期货市场健康发展。


  三是不断扩大金融对外开放,以竞争促进优化与繁荣。从更高层面认识对外开放意义,坚持扩大对外开放大方向,不断推动有关政策改革,更好实现“三驾马车”对外开放:一是贸易投资对外开放。二是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既要积极有为,扎实推进,又要顺势而为,水到渠成。三是减少外汇管制,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便利对外经济活动,稳妥有序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在维护金融安全前提下,放宽境外金融机构市场准入限制,在立足国情基础上促进金融市场规制与国际标准进一步接轨和提高。


  周小川表示,坚持底线思维,完善金融管理制度。一是加强和改进中央银行宏观调控职能,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随着我国金融体系杠杆率、关联性和复杂性不断提升,要更好地将币值稳定和金融稳定结合起来。货币政策主要针对整体经济和总量问题,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和物价水平基本稳定。宏观审慎政策则直接和集中作用于金融体系,着力减缓因金融体系顺周期波动和跨市场风险传染所导致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二是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加强统筹协调。中央监管部门要统筹协调。建立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强化人民银行宏观审慎管理和系统性风险防范职责,切实落实部门监管职责。金融监管部门和地方政府要强化金融风险源头管控,坚持金融是特许经营行业,不得无证经营或超范围经营。一手抓金融机构乱搞同业、乱加杠杆、乱做表外业务、违法违规套利,一手抓非法集资、乱办交易场所等严重扰乱金融市场秩序的非法金融活动。稳妥有序推进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监管权力和责任要统筹协调。建立层层负责业务监督和履职问责制度。




上一篇:2017年11月3日主要ETF(510300/510880)融资融券明细数据
关闭本页 打印本页